外贸企业:减负还不够 出口退税效率成最大问题
时间:2019-05-06
  为了准确判断外贸的发展形势,今年5月上旬至7月上旬,商务部组织10个工作组走访了基层。
  这10个工作组分别赴广东、江苏等14个省(区、市)进行调研和政策宣讲,听取企业诉求的同时,也推动19号文件(即《关于支持外贸稳定增长的若干意见》)取得实效。
  根据商务部官网显示,19号文件出台后,商务部先后研究出台五项贸易便利化措施以减轻企业负担,分别为:取消5大类81个编码商品自动进口许可;下放加工贸易业务延期审批权;全部取消许可证收费项目;调减加工贸易联网企业增值服务费用;调减第116届广交会出口展展位费。
  那么,外贸企业究竟有哪些诉求?他们需要什么样的政策?《第一财经日报》记者就此问题采访了一些外贸企业。
  汇率稳定与广交会展位
  浙江一家建材企业,每年总销售额约30亿元,其中5%面向海外。说起进出口的难处,该公司的负责人何力(化名)对《第一财经日报》表示,和当地商务局沟通时最常提到两大诉求是:一是希望汇率可以更稳定。“每年的变动可以控制在2%以内”;二则希望政府能在广交会的展位上重点支持行业领先的大型企业。
  何力称,作为轻工业行业协会被评为同行第一位的企业,他们却无法获得广交会的展位。他提出,原先的展位不太会改变,而每一年新增的机动名额很少且很难获得。甚至存在展位的“黄牛”,通过抢先占有展位然后高价售卖的乱象。
  安徽省服装进出口股份有限公司日本部经理孟卓告诉《第一财经日报》,公司每年花在展会上的费用多达200万以上,就广交会而言,展位费和参展人员的费用就超过100万。“由于国内的展会存在垄断,展位有限,所以费用很难降下来。”孟卓说。
  广东一家规模千万级的进出口公司负责人严女士也对本报记者称,公司成立不过7年,但之前参加过广交会的她近几年不再参加了。因为在广交会上,出现了企业之间压低价格的恶性竞争。而且,越来越高昂的参展费也让她退却。
  乱收费现象
  在本报记者的初步调研中,几乎所有的外贸企业都提到了海关抽检中的问题。
  何力对此也很是无奈。在他看来,这已是老生常谈的问题。“希望对隐形收费的整治可以更加严厉吧。”